菜单

欧洲杯网上买球“山寨”赢了“正品”?日本“無印良品”最近有点烦

2020年5月7日 - 电子商务

原标题:无印良品在中国真的“丢了商标”
来源:界面新闻©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楼婍沁,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定日本无印良品在一起与中国公司发生的“无印良品”商标侵权纠纷诉讼中败诉。无印良品在中国真的把商标丢了——至少,之后在卖床单、毛巾等产品时是这样。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已于11月中旬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良品计画及其中国子公司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以及其旗下北京无印良品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须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无印良品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实体门店发布声明以消除相关侵权影响,并赔偿棉田公司及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余元。这意味着此前曾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在中国或必须改名为MUJI”的消息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真。但值得提到的是,上述判决仅涉及第24类商标覆盖的商品,包括棉织品、毛巾、床单、枕套和被罩等,因此,针对非第24类商标覆盖的商品,无印良品仍在中国市场合法保有其完整的名称和商标。无印良品上海方面向界面时尚确认,上述终审判决的确已下达。而其已根据判决书要求,履行了相关判决。无印良品商标界面时尚登录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后发现,目前无印良品在该网店“公告”栏目下发布了相关“郑重声明”,称其“于2014年及2015年错误的使用了”被其它公司在布、毛巾、床罩等商品类别抢注的“无印良品”商标,因此根据相关判决书,“已对上述商品的商标标注情况进行整改”。与此同时,目前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搜索床单、毛毯、枕套等产品可见所有产品描述中均只用了“MUJI”的名称,且展示的商标图片也避开了品牌名称的出现。24类商标涵盖的商品均不能使用“无印良品”字样:非24类商标商品则仍可合法使用“无印良品”字样在此前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无印良品上海方面曾提到,“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及地区,包括24类商品在内,(良品计画)拥有全部的’無印良品’商标权。唯一例外的是在中国销售24类商品,即北京棉田方拥有的商标权的商品,其在制作商品吊牌时,必须将’MUJI
無印良品’中的’無印良品’去除。”而相关诉讼之所以会产生,主要是由于上海公司在制作24类商品的中国吊牌时出现失误,导致“无印良品”四个字未被彻底去除,因而给了北京棉田方以发起诉讼的理由。据相关案件判决书描述,在中国,“无印良品”被注册的24类商标最早由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4月27日,后被转至此次相关诉讼的原告方——在2000年成立的北京棉田纺织品公司。良品计画虽然在1999年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無印良品”商标,但仅涵盖了第16类,20类,21类,35类,41类商品或服务,且截至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日的2000年4月6日前,仍未向商标局申请在第24类商品上注册“无印良品”商标,这成了造成诉讼纠纷的关键。无印良品于天猫旗舰店发布的声明无印良品此次在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强调,除了已在进行应对的相关诉讼外,其母公司良品计画也提起了若干件相关民事诉讼,并对相关涉嫌侵权的公司及其展开的加盟店进行行政举报。另外,不止限于本次事件,其对于海内外山寨店铺、山寨商品“均会进行严肃处理”。一位知识产权律师在之前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表示,一旦最高法院裁定日本无印良品败诉,那其只能选择放弃该商标(今后针对指定品类在中国市场的营销活动只以MUJI的名字出现),或者通过洽购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相关商标的形式,重新掌握对相关商标的合法权利。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楼婍沁

原标题:“山寨”赢了“正品”?日本“無印良品”最近有点烦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以下简称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中国大陆的实体门店发布声明以消除侵权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余元。

据了解,目前日本无印良品已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挂出声明,部分产品的名称也从“无印良品MUJI”更改为“MUJI”。

棉田公司以及其商标授权公司北京无印良品发现良品计画以及其子公司上海无印良品生产、销售的抹布、面巾、浴巾、浴室用脚垫等商品上使用了“无印良品”“無印良品”字样,侵犯了其对涉案商标享有的权利,遂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根据判决文书,本案原告棉田公司系第7494239号“无印良品”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的所有权人,该商标注册于2001年,核定使用在第24类“棉织品、毛巾、毛巾被、浴巾、枕巾、地巾、床单、枕套、被子、被罩、盖垫、坐垫罩”商品上。北京无印良品成立于2011年6月,棉田公司为其投资人之一。2011年6月,棉田公司授权北京无印良品在中国独家使用涉案商标,用于商标项下指定商品的生产、销售及宣传推广。

据悉,本案被告之一的良品计画是注册于日本的一家企业,2005年5月其成立了上海无印良品,主要经营生活杂货等商品。

目前,媒体记者登录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后发现,无印良品在该网店“公告”栏目下发布了相关“郑重声明”,称其“于2014年及2015年错误的使用了”被其它公司在布、毛巾、床罩等商品类别抢注的“无印良品”商标,因此根据相关判决书,“已对上述商品的商标标注情况进行整改”。

与此同时,目前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搜索床单、毛毯、枕套等产品可见所有产品描述中均只用了“MUJI”的名称,且展示的商标图片也避开了品牌名称的出现。

据媒体报道,此前无印良品上海方面曾提到,“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及地区,包括24类商品在内,(良品计画)拥有全部的‘無印良品’商标权。唯一例外的是在中国销售24类商品,即北京棉田方拥有的商标权的商品,其在制作商品吊牌时,必须将‘MUJI
無印良品’中的‘無印良品’去除。”而相关诉讼之所以会产生,主要是由于上海公司在制作24类商品的中国吊牌时出现失误,导致“无印良品”四个字未被彻底去除,因而给了北京棉田方以发起诉讼的理由。

据相关案件判决书描述,在中国,“无印良品”被注册的24类商标最早由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4月27日,后被转至此次相关诉讼的原告方——在2000年成立的北京棉田纺织品公司。良品计画虽然在1999年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無印良品”商标,但仅涵盖了第16,20,21,35,41类商品或服务,且截至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日的2000年4月6日前,仍未向商标局申请在第24类商品上注册“无印良品”商标。这成了造成诉讼纠纷的关键。

对于无印良品的此次败诉,法律业界人士认为,日本无印良品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没能提前布局注册商标,导致中国的“无印良品”商标在部分商品类别中被他人抢先注册。

实际上,无印良品的商标抢注并非个例,不少海外品牌进入中国都面临此难题。此前,以彩妆被消费者熟知的韩国3CE
STYLENANDA品牌在今年进入中国市场时,一家中国企业以3 CONCEPT
EYES的名称早已对“3CE”进行了注册,同时,中国3CE品牌的产品内容与韩国3CE品牌十分相似。

此外,I.T集团前不久发布声明称,川久保玲复线品牌PLAY COMME des
GARCONS在中国仅有I.T是官方指定代理经销商,而今年8月发现有疑似仿制品牌在北京各大商场开店。而据媒体报道,所谓仿制品牌C.d.G.PLAY为英国注册品牌,其商标于去年1月底注册成功,现所有者为乐玩有限公司,注册地为英国伦敦,同时,该商标在中国国内也可以被查询到。

目前,有一定商标意识的国内企业在开展生产经营之前都预先合理进行商标布局,应尽可能在和企业生产经营的商品或服务类别有关的商品或服务类别上注册商标,有的甚至是全品类注册,从而预先防止其他企业的抢注。部分企业在进军海外市场前几年就会考察相关市场的近似商标情况,以防抢注发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