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能源消费总量即将分解 但指标恐难落地

2020年4月15日 - 欧洲杯网上买球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据21世纪经济报道,“十二五”期间,各省的能源消耗量或将远超国家的规划预期。  “根据国家确定的
十二五
GDP年均7%的增速和16%的节能目标,那么国家到2015年的能源消费总量为38.3亿吨左右。”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齐晔对本报记者表示,“但是若各省都执行各自的经济增长指标,那么到2015年全国能耗将比国家规划的指标高出5亿吨标煤。”  由齐晔主编、11月9日发布的《中国低碳发展报告(2011-2012)》(以下简称《报告》)称,上述数据只是2015年的单年数据,如果计算整个“十二五”的情况,中央和地方规划之间的缺口会更大。  由齐晔所在的清华大学气候变化政策研究中心团队计算,在整个“十二五”期间,中央与地方的能耗缺口将高达15亿吨标煤,约占2010年国家一次能源消费的40%。  “地方发展经济的冲动很大,GDP增速都提得很高,所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难度很大。”齐晔表示。  《报告》称,“十二五”规划定的年均GDP增长预期为7%,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十二五”规划已超出全国预期指标,其中年均增长率最低的也达到了8%,平均值达10.6%。  “由各地区GDP为权重的地方规划指标加权平均得到,2011-2015年各地加权平均GDP年增长率预期目标为9.85%-9.86%,远高于中央规划的7%的预期目标。”齐晔表示,“各地区加权平均单位GDP能耗下降目标为16.8-16.9%,年下降目标为3.62%-3.63%,强度高于中央3.43%的目标。”  根据《报告》,各省加总的能源消耗增长速度将快于国家规划的能源消耗量增速,且两者的缺口逐年扩大。其中,2011年相差8270万吨,2012年相差1.7亿吨,2013年相差2.6亿吨,2014年相差3.6亿吨,2015年相差5亿吨,五年累计缺口可达15亿吨。  齐晔指出,若以2011年上半年的9.6%的GDP增速和单位能耗下降16%的目标计算,2015年全国预测能源消费将达到43.2亿吨标煤,虽然高于全国规划下的38.3亿吨,但仍然低于各省加总的能源消费43.3亿吨标煤。  这也意味着国家的碳强度下降难度加大。《报告》指出,碳排放缺口也逐渐扩大,由2011年的1.8亿吨上升到2015年的10亿吨,整个“十二五”期间的CO2排放缺口将达到30亿吨。  “国家规划与地方规划在能耗上的差异,也为
十二五
确定的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的11.4%这一规划目标带来挑战。”齐晔表示。  报告称,公开文献表明,到2015年水电装机可达2.5亿-2.84亿千瓦,核电可达4000万千瓦,风电可达1亿-1.5亿千瓦,光伏可达500万-1000亿千瓦,再加上4000万吨标煤的各类生物质利用量,那么“十二五”期间,非化石能源总量可达4.42亿-5.05亿吨标煤。  “进一步说,非化石能源发展较慢的话可达4.42亿吨标煤,如果发展较快的话可达5.05亿吨标煤。”齐晔解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1.4%的目标能否实现,则取决于能源消费总量的目标。”  而根据《报告》,在各省目标的规划下,到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43.3亿吨,按照11.4%的占比来算,非化石能源消费总量的需求为4.94亿吨。“这意味着在非化石能源如果发展较快的话,那么11.4%的目标实现并不困难;而一旦非化石能源发展较慢,那么可能存在5200万吨标煤的缺口。”齐晔解释。  “目前水电的生态效应争议很大,核电暂停审批,风电并网问凸显,太阳能成本较高,生物质能的原料资源受限。”一位地方官员对本报表示,“我国的非化石能源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可见11.4%的目标实现难度很大。”

这些数字都要等国家最后定。
6月5日,某省发改委人士,对记者说起地方公布的能源消费数字时说。
此前5月25日,国家能源局在北京召开了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座谈会,通报了《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方案》有关情况,该方案已经由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通过,即将上报国务院。
中国将在十二五期间实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前能源局初步测算的2015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是41亿吨标准煤,该指标按照5年单位生产总值能耗下降16%,GDP年均增速8.5%计算。
为此,继国家发改委分解的十二五单位GDP能耗指标计划后,国家能源局开始测算分解能源消费总量数字。
其中,湖南、山西、陕西分别分到的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数字是1.89亿吨、2.3亿吨、1.2亿吨标准煤。这比起这些省市上报的数字而言,被大幅削减。比如湖南、陕西此前上报的数字分别为2.01亿吨标准煤、1.8亿吨标准煤。
但是即便如此,上述国家发改委能源消费总量方案分解的数字,仍难以最后确定。一位地方发改委人士指出,上述数字仍测算得非常粗糙,没有考虑到最后的实际相关问题。地方希望还有更大的能源消费增长空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能源总量控制方案是一个中长期的倒逼机制,短期内作用不大。中央要是让地方今年就限制能源消耗,地方上做不到,因为正在运作的高能耗项目,不可能说关就关。
据悉,上述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方案最大的问题是,到底该不该对GDP实施控制。
国家没有对GDP实施控制,而且一般而言,实际GDP增速,比政府确定的目标要高,这使得预定的能源总量被超过。而越往基层,GDP预期年度目标越被拔高。这使得在能源总量分解后,各地的高GDP目标必然要被作废。
以广东为例,该省十二五GDP目标是8%以上,除了东莞、中山的目标分别只有9%、9.5%以外,其余县市均超过10%,揭阳预期增速更是达到23%。
广东经信委副主任毕志坚此前指出,按照各地GDP测算,以及各地上马一大批重化项目测算,到2015年全省能源消费总量将达5.29亿吨标准煤,新增2.1亿吨标准煤,但是国家要求广东十二五单位GDP能耗下降18%,按照GDP8%测算,广东新增能源消费量不超过5551万吨标准煤。
如果这些重大重化项目按计划全部上马,将极大地推高全省能源消费总量,使我省十二五节能指标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上说。
记者获悉,各县市经济增速高于全省的情况非常普遍。比如湖南测算发文指出,十二五期间要完成GDP10%目标,到2015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2.01吨标煤,而国家目前要求是1.89亿吨标煤,如果十二五GDP实际执行下来超过13%的增速,我省一次能源消费将达到2.4亿吨标煤。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单位GDP能耗下降16%,这是全国人大通过的,必须完成。41亿吨标准煤只是发改委制定,很多地方政府不会为了减少能源消耗量而减慢GDP增速。那降低16%的单位GDP能耗不能变,就只能改变41亿吨这个数字。所以说,这个总量指标很难做硬性约束,太难办了。
记者也获悉,目前国家也为地方开了一个口子,即在十二五期间新投产的新能源消费,比如页岩气、煤层气、煤炭综合利用等,不计算进入能源消费总量的考核。新增能源大约会有2亿多吨的总量。此可能会导致各地形成新能源投资的新高潮。目前各地正在等国家的能源消费总量分解文件精神,然后再按此进行继续分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