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手机代工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0年3月22日 - 欧洲杯网上买球

【中国经营网注】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电子科技处处长席卫忠表示,手机行业已经进入了品质化时代,大品牌逐步占据白牌手机厂商的市场空间是不可逆的,小品牌厂商同质化较严重,生存空间的确越来越小。即便是此前仍有空间的非洲、东南亚、南美等新兴市场,其市场也已受到了国产大品牌的密切关注。随着海外并购的进一步展开,尽管手机整体出货量并未下降,但山寨手机的海外市场也不可避免将进一步收缩。  “小米也只要几百块就能买到,小品牌的优势的确不多了。”对为数众多的山寨手机厂商的出路,席卫忠也关注多时,他发现,手机生产商之间的并购相当活跃,尽管提高技术含量、将自身并入新的手机行业生态链仍不失为一种转型方式,但研发特殊功能机或积极通过并购将自身变为拥有品牌和技术的大厂商的一部分,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事实上,山寨手机没落以后,各类手机制造企业,不论山寨机工厂、品牌手机代工厂,还是小有规模的手机企业,都在谋求各自的转型,有的苦苦挣扎,不惜成为规则破坏者;有的变身为“正规军”,打入海外市场;还有的则主动放弃一线市场,全力去拼二、三线城市,以求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生存下来。  据时代周报报道,东莞兆信通讯的董事长高民最终被救活了。工厂的300多名员工也领到了两个月工资,合共200多万元。  “愿赌服输,我输了。”这个在公司倒闭时没有选择常见的跑路,而是选择在深圳家中打开液化气自杀的手机代工厂老板,自杀前留下的绝笔信在各种社交媒体圈子中流传。而兆信位于深圳南山科技园TCL大厦的办公室已大门紧锁,空无一人,透过玻璃门,还能看见“兆信(深圳)研发中心”的牌子挂在前台,办公室已被物业公司收回。  年关难过,兆信通讯事件不仅将珠三角的数百名手机业供应商牵扯进来,也震撼了珠三角制造行业几乎所有老板。它也掀开了2015年手机代工业大洗牌的帷幕,被认为是“智能手机产业链危机信号”。  在中国智能手机品牌日渐成熟、甚至成熟到在海外市场也打起价格战之后,留给小品牌、山寨品牌手机厂商的空间越来越小,留给这些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东莞兆信没有自己的品牌,主要业务是代工东南亚品牌手机。在资金链断裂之前,东莞兆信们也有过好时光。2008年,这一年被不少业内报告称为中国山寨手机的巅峰期,这一年,国产山寨手机的产值达到了216.3亿元,国内大大小小的手机代工商们也处于他们的“黄金时代”。这一年,东莞兆信的月出货量曾高达100万部,接近全球手机产能的1/100。  深圳手机协会公布的数据,中国山寨手机业总产值曾超过千亿,它们在国内市场被挤压后走向非洲、东南亚甚至欧洲,如今海外市场利润空间再被挤压,步入后山寨时代的它们,可以走向何方?  最大的寒潮  2015年1月,深圳华强北,围挡后的主干道仍在进行地铁工程,堆着电子零配件和山寨成品的电子商场被脚手架包裹。  这里是曾经的中国山寨手机中心,全中国电子产品的价格风向标。这里曾云集2000多家与手机相关的商铺,销售着低成本模仿主流手机产品的外观或部分功能的廉价低端手机,再销往国内其他地区乃至出口世界各地。它们曾以超长待机时间、模仿最潮流手机的外形和千奇百怪的功能吸引消费者,值得一提的是,它们率先采用的一些“千奇百怪”的功能,后来逐渐出现在了主流手机设计中。  但现在,几乎找不到消费者记忆中的“山寨机”踪影了,在高科德、赛格电子市场等数码电子城,大部分手机商铺不是打着卖品牌手机配件和充电宝的旗号,就是空着铺位,招租的手机号码随处可见。与此同时,“严谨销售假冒伪劣、无合法来源商品”,“保护知识产权”等横幅标语四处张贴。  一个临时搭建销售档口正在举办所谓的“苹果机下乡惠民活动”,一台被销售人员坚称是正版的“苹果5”手机只要800元就可以获得,还赠送话费;旁边一家档口,销售员则在大肆售卖“小米充电宝”,1万毫安左右的移动电源只需39元。  “这几年,山寨机厂商以每年200家的速度减少。”联代科技COO周军林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中国经营网注】“整个代工行业已经到了严重的两级分化程度。”华强电子产业研究所研究总监潘九堂表示,“目前手机市场总体增长放缓,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中小手机品牌、山寨手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导致很多生产这些山寨手机的代工厂处境也越来越艰难,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代工厂和零部件供应商停产倒闭。”  “手机市场会更加集中,很多低端手机将会死掉。即使现在的一些品牌机如华为、中兴的多种型号也只卖六七百元而已。山寨机的出局是历史必然,给其代工的工厂也会被殃及。”夸克传媒负责人王如晨透露,“当一个产业步入成熟期后,那些没有创新能力、缺少品牌影响力、没有生态体系,只靠价格与硬件成本驱动的代工企业,将率先出局。”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近日,蓝思科技即将登陆创业板引发关注,其背后的手机代工行业也被拉入公众视野。  在大家羡慕打工妹逆袭成为女首富的背后,实际上从去年末以来,手机代工行业上至触摸屏、下至整机代工厂持续出现倒闭现象。  手机代工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我国手机代工厂面临利润微薄和生产经营模式暗藏风险等多重困境,很多过度依赖国外市场的中小型代工厂,将面临一轮残酷的行业洗牌,产业寒冬或已提前到来。  不赚钱也会有人抢单  “我动用了我所有的资源也害了我的很多朋友,是我的无能没有经营好工厂,愿赌服输,我输了。”这是今年初,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某的一封数百字的绝笔书,如一股寒流吹进了手机代工行业,也再次给手机代工行业敲响了警钟。“可以说,这是我们做手机行业研究这几年来碰到最极端的事情。”业内人士孙燕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前许多企业出现问题,老板多选择跑路或申请破产,以自杀这一极端方式处理企业危机较为罕见。  实际上,经历寒冬的不仅是兆信通讯一家,在制造业发达的珠三角和苏州等地,自去年12月以来,手机代工行业从上游触摸屏到整机代工都出现了企业停产、倒闭现象。  去年12月5日,台湾胜华科技在东莞东城和松山湖的两家子公司——万士达、联胜科技停产,12月9日,胜华科技旗下苏州子公司联建科技也陷入停产,3家子公司相继解散近万名员工,引起行业震动。  去年12月下旬,位于东莞望牛墩的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跑路,据称欠债1.35亿元,是继胜华科技后,给手机触摸屏代工企业拉响的又一次警钟。  今年1月3日,兆信通讯陷入困境。“这也预示着,手机代工行业陷入了全产业链危机,处于中低端的代工厂还会出现倒闭现象,洗牌还会继续。”IT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部手机赚1.75元,除去人工、设备等成本,基本上没得赚,如果我不接,两小时后别人就接了。”一位手机代工企业老板对媒体表示。《广州日报》曾报道过一个案例,深圳一家手机公司曾有希望接下一个来自越南的40万台手机代工订单,但该公司要求每台手机一个点的利润,最后没有谈拢,而深圳另外一家手机厂商以每台赚2分钱的价格就接了该笔加工订单。  去年国内手机出货降两成  近年来,蓝思科技背靠苹果和三星使得业绩逐年提升,然而,同处于手机代工行业的其他企业却没有这么幸运。“由于智能手机市场在2013年爆发式增长,造成了整个手机市场对智能手机市场的错误判断,认为2014年仍然会比2013年有增长,结果大幅下滑,形成了较大库存。”孙燕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1月13日,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我国手机市场累计出货量为4.52亿部,比2013年的5.79亿部下降21.9%。4.52亿部手机中,2G手机出货量6049.7万部,同比下降64.4%(2013年为1.7亿部),3G手机出货量2.20亿部,同比下降46.0%(2013年为4.08亿部);4G手机出货量1.71亿部。  在手机销量不及预期、库存高企之下,尤其是华为、中兴、酷派、TCL[微博]和小米等将“战火”烧至海外,有些智能手机单价杀到699元甚至以下,留给杂牌和山寨手机品牌的空间进一步压缩。  “整个代工行业已经到了严重的两级分化程度。”华强电子产业研究所研究总监潘九堂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手机市场总体增长放缓,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中小手机品牌、山寨手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导致很多生产这些山寨手机的代工厂处境也越来越艰难,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代工厂和零部件供应商停产倒闭。”  “手机市场会更加集中,很多低端手机将会死掉。即使现在的一些品牌机如华为、中兴的多种型号也只卖六七百元而已。山寨机的出局是历史必然,给其代工的工厂也会被殃及。”夸克传媒负责人王如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当一个产业步入成熟期后,那些没有创新能力、缺少品牌影响力、没有生态体系,只靠价格与硬件成本驱动的代工企业,将率先出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