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民间高利贷的隐秘真相

2020年3月22日 - 欧洲杯网上买球

【中国经营网注】“高利贷在中国是最好的生意,同时也是最坏的生意。”姚将军是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做高利贷生意十多年,见到从当年五万、十万起家,到现在的每笔放款达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从业十多年,姚将军早已身家不菲。因为放高利贷很少失手,人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此颇有几分得意。  “入行早的人,早就发了大财了。三年翻十倍都有可能。但是,现在百分之八十发了财的人又都栽进去了。”姚将军说现在高利贷行当有个怪现象,早年靠高利贷发财的人,现在其实手上并没有富余钱过日子,他们手中拿到的多是纠纷不断的房屋、土地等很难变现的资产。  姚将军举例说,某人手头有1000万元,若是运作得好,又不出意外,两三年赚到5000万真没大问题。但赚的这些钱,这个人不会放在手上,因为尝到了甜头,所以会继续往外放,玩“钱生钱”的游戏。  姚将军接着说,游戏继续下去,若要遇着借款者不还,就去收他的资产,再抵押给银行贷款,然后再放贷,如此周而复始。但是,这两年还不起款的人多了,今天倒一个、明天再倒一个……最后砸在放款者手中的房地产、工厂、甚至公司股份越来越多,资产质量越来越差。到最后,这些“烫手山芋”很难用来在银行抵押贷款,游戏就结束了。  高利贷生意“成也银行,败也银行。”
银行放贷出来的钱,相当比例被转手流入高利贷渠道。“一笔看似有抵押的正常贷款,骨子里可能已经烂得不行了。”十多年的高利贷经历,在钱生钱的游戏中摸爬滚打,姚将军看惯了民间资本江湖的风风雨雨,对当下高利贷生意的急转弯,总结出了8个字:“成也银行、败也银行”。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高利贷这种经济形式在我国延绵千年,有时它游离在金融法规之外,却隐藏在生活的角落,形成特殊的金融生态。在实体经济增速下行的当下,高利贷生意又会遭遇什么?  “我现在收手不干了。”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姚将军告诉记者。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此前,虽然也有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但还可以做“倒贷”生意。  在钱生钱的游戏中摸爬滚打,姚将军看惯了民间资本江湖的风风雨雨,对当下高利贷生意的急转弯,总结出了八个字:“成也银行、败也银行”。  踩
雷  很多企业老板都以扩大生产或者扩大销售的名义借钱,实际上却是干着“资金贩子”的活,姚将军不愿意给这些“倒钱”的人筹钱,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踩了地雷”  “高利贷在中国是最好的生意,同时也是最坏的生意。”姚将军是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做高利贷生意十多年,见到从当年五万、十万起家,到现在的每笔放款达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从业十多年,姚将军早已身家不菲。因为放高利贷很少失手,人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此颇有几分得意。对于高利贷“元老”的称呼他并不感冒,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别人叫他“姚将军”—作为从部队退休多年的干部,他乐意得到这样的“尊敬”。  “我对这一行看得太多,了解的黑幕也太多。”说到桂林高利贷圈内的事情,姚将军了然于胸。  姚将军知道,做他们这一行,迟早会“踩雷”。但事情发生时,他还是觉得突然。2014年9月18日,借他钱的一名江西老板跑路了,他放的1400多万元,一下子打了水漂。  让人猜不透的是,姚将军不仅劝逃了这名江西老板,还亲自送他走上逃亡之路:“你赶紧跑吧,再不跑别人会砍你的。”  这名江西老板在桂林做酒生意,已有不少年头,但姚将军认识他也是一年前的事。一开始是通过圈内朋友介绍,后来经常一起吃饭混熟了,觉得江西老板人还可以。  “他借钱不是玩虚的,而是搞实实在在的买卖,我就看中这一点。”  “当时酒的市场还算可以,江西老板打算扩张,银行也给他放了款。”姚将军考察了一番后,决定给他放款。不过,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中高端酒的市场骤然跌落,低端酒也是市场萎缩、利润微薄。江西老板在不恰当的时候盲目扩张,让自己陷入了困境。  姚将军的手机中,有一份拍下的江西老板的债主名单,上有22人,包含每个人的联系方式和涉贷数目,整个高利贷规模达1.2亿。  “我也不是傻子。”
姚将军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当时借给江西老板的1400万,并不是一次性借出,而是先借100万,一个月后连本带息还上。再贷100万、200万,如此反复。累计下来,总共借出去的是1400万,但利息大概收了1000万。所以,总的来说,他亏得并不多。  “你就是要他命,他也拿不出钱来。”姚将军说他想开了。他听说那名江西老板现在被另一个债主藏匿保护了起来,“所谓保护,说白了就是单独逼债。”  姚将军尽量让自己不把这单损失当回事。“就跟银行一样,它一单出问题,亏上一两亿,也就是几个月的利润。我损失这几百万,就权当是三个月的利润打了水漂吧。”他还说,高利贷就是击鼓传花、借新钱还旧债。所以在姚将军后面借钱给江西老板的人,损失要比姚将军严重得多。  他向记者透露,与江西老板借钱做实事不同,很多公司老板都以扩大生产或者扩大销售的名义借钱,实际上却是干着“资金贩子”的活。“一般是以(月利)2分的息借进来,再以(月利)5分的息放出去。专门倒腾资金,低息借进来高息借出去赚利差。”

图片 1

第1页:踩 雷第2页:难题第3页:银行

直击民间金融“跑路风”:多地民间借贷出现跑路潮 温州熟人社会几近崩塌

直击民间金融“跑路风”之

高利贷这种经济形式在我国延绵千年,有时它游离在金融法规之外,却隐藏在生活的角落,形成特殊的金融生态。在实体经济增速下行的当下,高利贷生意又会遭遇什么?

“我现在收手不干了。”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姚将军告诉记者。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此前,虽然也有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但还可以做“倒贷”生意。

在钱生钱的游戏中摸爬滚打,姚将军看惯了民间资本江湖的风风雨雨,对当下高利贷生意的急转弯,总结出了八个字:“成也银行、败也银行”。

记者 朱文彬 韦承武 陈俊岭 夏子航 编辑 刘宏鹏 毛明江

踩 雷

很多企业老板都以扩大生产或者扩大销售的名义借钱,实际上却是干着“资金贩子”的活,姚将军不愿意给这些“倒钱”的人筹钱,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踩了地雷”。

“高利贷在中国是最好的生意,同时也是最坏的生意。”姚将军是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做高利贷生意十多年,见到记者先是一番感慨。

从当年五万、十万起家,到现在的每笔放款达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从业十多年,姚将军早已身家不菲。因为放高利贷很少失手,人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此颇有几分得意。对于高利贷“元老”的称呼他并不感冒,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别人叫他“姚将军”——作为从部队退休多年的干部,他乐意得到这样的“尊敬”。

“我对这一行看得太多,了解的黑幕也太多。”说到桂林高利贷圈内的事情,姚将军了然于胸。

姚将军知道,做他们这一行,迟早会“踩雷”。但事情发生时,他还是觉得突然。2014年9月18日,借他钱的一名江西老板跑路了,他放的1400多万元,一下子打了水漂。

让人猜不透的是,姚将军不仅劝逃了这名江西老板,还亲自送他走上逃亡之路:“你赶紧跑吧,再不跑别人会砍你的。”

这名江西老板在桂林做酒生意,已有不少年头,但姚将军认识他也是一年前的事。一开始是通过圈内朋友介绍,后来经常一起吃饭混熟了,觉得江西老板人还可以。

“他借钱不是玩虚的,而是搞实实在在的买卖,我就看中这一点。”

“当时酒的市场还算可以,江西老板打算扩张,银行也给他放了款。”姚将军考察了一番后,决定给他放款。不过,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中高端酒的市场骤然跌落,低端酒也是市场萎缩、利润微薄。江西老板在不恰当的时候盲目扩张,让自己陷入了困境。

姚将军的手机中,有一份拍下的江西老板的债主名单,上有22人,包含每个人的联系方式和涉贷数目,整个高利贷规模达1.2亿。

“我也不是傻子。”
姚将军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当时借给江西老板的1400万,并不是一次性借出,而是先借100万,一个月后连本带息还上。再贷100万、200万,如此反复。累计下来,总共借出去的是1400万,但利息大概收了1000万。所以,总的来说,他亏得并不多。

“你就是要他命,他也拿不出钱来。”姚将军说他想开了。他听说那名江西老板现在被另一个债主藏匿保护了起来,“所谓保护,说白了就是单独逼债。”

姚将军尽量让自己不把这单损失当回事。“就跟银行一样,它一单出问题,亏上一两亿,也就是几个月的利润。我损失这几百万,就权当是三个月的利润打了水漂吧。”他还说,高利贷就是击鼓传花、借新钱还旧债。所以在姚将军后面借钱给江西老板的人,损失要比姚将军严重得多。

他向记者透露,与江西老板借钱做实事不同,很多公司老板都以扩大生产或者扩大销售的名义借钱,实际上却是干着“资金贩子”的活。“一般是以2分的息借进来,再以5分的息放出去。专门倒腾资金,低息借进来高息借出去赚利差。”

现在这些资金贩子很多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他们欠别人的窟窿,也就没办法填了。”姚将军不愿意给这些“倒钱”的人筹钱,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踩了地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