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炒作背后智能合约的真相是什么?

2020年2月1日 - 区块链财经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来源:36Kr就像“区块链”,“AI”和“云”一样,“智能合约”也是如今收到热捧的新概念。试想一下,有什么能比相确信合约在未来会按照约定被执行而不需要任何司法介入更好?
智能合约的承诺包括:合约可以被自动地、无需信任地和公正地执行在合约制定,履行和强制执行过程中取消中间人或许不再需要律师我能够理解智能合约为何会被热炒。
毕竟,如果我们不需要担心对方是否会按照约定履行合约,那么很多事情的效率会大大提高。话说,到底什么是智能合约?
这是源于以太坊的概念么?
这是未来合约订立的方式么?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探究智能合约的种种细节以及与之相伴的“工程现实”问题(剧透:它并不简单,并且很难保证可靠性)。什么是智能合约?正常的通常意义上的合约是双方或多方之间的协议,将他们约束在未来发生的某些事物上。
譬如,Alice可能会向Bob支付一些钱来使用Bob的房屋(又名租金)。
Charlie可能会同意修复对Denise的汽车未来发生的任何损坏,作为回报Denise每月向Charlie支付一笔费用(又名汽车保险)。所谓“智能”合约,其不同之处在于合约的所有条款都是由计算机代码评估和执行的,这使得它无需任何信用背书。
因此,如果Alice同意支付向Bob支付500购买沙发,交货期为3个月。则通过计算机代码可以判断合约的某些条款是否成立(Alice是否付款给了Bob?3个月的交货期是否到期?)并执行合约
(将托管下的沙发交付给Alice);合约双方都没有反悔的权利。智能合约的关键特点是它的执行力不依赖任何信用背书。
也就是说,你不需要依赖第三方来执行各种条款。
既不需要依靠对方对合约的履行言行一致,也不需要在合约执行出现问题时依靠律师和法律制度来纠正事情;智能合约可以及时客观地执行合约约定的各个事项。智能合约非常“傻瓜“使用“智能”一词意味着这些合约具有某种天生的智慧。
然后事情并非如此。 所谓”智能“的部分在于合约的执行不依赖任何一方的合作。
相比把拖欠房租的租客请出房子,一个“智能”的合约会直接将没有按时付款的租客锁在房子外面。
对于合约约定后果的无条件执行是智能合约显得强大有力的原因,而不是智能合约具有天生的智慧。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合约应当考虑到所有情有可原的情况,着眼于契约精神,即便在情况非常不明朗的条件下也试图做出公平的裁决。
换句话说,一个真正的智能合约就像一个非常好的法官。
与之相反,现实中的智能合约非常不智能。
它事实上只是基于规则并严格按照规则行事,不能将任何次要因素或法治精神考虑在内。换句话说,由于智能合约不依靠任何信用背书,同时也意味着合约的订立不能有任何模棱两可的空间。这一点引发了下一个问题。拟定智能合约非常困难由于以太坊大量的宣传,使得人们错误地认为智能合约只存在于以太坊。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009年伊始,比特币就已经拥有了一种被广泛使用,名叫Script的语言来拟定智能合约。
事实上,智能合约的存在可以追溯到1995年,要早于比特币。比特币的智能合约语言同以太坊版本的区别在于以太坊的语言具有图灵完备性。
也就是说,以太坊的Solidity语言允许更复杂的合约,其代价是会增加分析难度。这种语言的复杂性带来了一些重大的后果。
虽然复杂的合约可以允许更复杂的情况,但复杂的合约也很难保证安全。
即使是普通的合约,实施难度也会因为复杂性的提高而加大;因为复杂性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和解释空间。
凭借智能合约,确保安全意味着处理合约可能被执行的所有可能方式,并确保合约执行符合拟定者的意图。执行具有图灵完备性的上下文中是极其棘手和难以分析的。
安全可靠地执行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相当于证明一个计算机程序没有错误。
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几乎所有现存的计算机程序都或多或少存在缺陷。考虑到需要多年的学习和非常过硬的考核才能够胜任编写普通合约的工作这样一个事实。
智能合约的编写至少需要与之相当的能力,但目前还有的合约是由很多不懂得如何确保其安全性的新手编写的。
从当前很多存在缺陷的智能合约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比特币的解决方案简单地放弃图灵完备性。
这使合约更容易分析,因为合约可能的结果更容易列举和检查。以太坊的解决方案是将确保可靠性的责任托付给智能合约的起草者。
合约的起草者应确保合约按照他们的意图进行。智能合约并非真正的合约(至少在以太坊)虽然在理论上将确保合约可靠性的责任交给起草者是个不错的办法,但实际操作中这已经产生了一些严重的集权后果。以太坊以“代码即法律”的观点发起。
也就是说,在以太坊合约是最终的权威,没有人可以否决合约。
这个观点向智能合约开发者表达的意思是他们必须依靠自己。
如果你搞砸自己的智能合约,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讲,你是咎由自取。
当DAO事件发生时,这导致了崩溃。DAO是“分散的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的简称,他们在以太坊创建了一个基金,以此来展示该平台可以做什么。
用户可以将资金存入DAO,并根据DAO投资收益获得回报。
投资决策会由去中心化的众包形式做出。
DAO在以太币价值20美元时募集了大约1.5亿美金。上述的这些事情看上去很美好,不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因为代码的可靠性没有很好地保护,最终导致有人想出了一个途径盗取了DAO所有的资金。许多人将盗走DAO的人称为“黑客”。
在这种意义上,这个“黑客”找到了一种方法,以智能合约起草者没有考虑的方式从合约中盗取了资金,这是个真实的例子。
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此人根本不能为称作黑客,他只是一个正在利用智能合约中的瑕疵获利的人。
这与有想法的注册会计师(CPA)利用税务漏洞为其客户节税并无太大区别。在此之后,以太坊决定不再视代码为法律,并将存入DAO的所有资金归还。
换句话说,智能合约的起草者和投资者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而以太坊的开发者决定将他们解救出来。这起事件的影响完全有据可查。
Ethereum Classic平台因此诞生,保留了DAO并延续“代码即法律”的原则。
除此之外,开发人员开始回避使用以太坊图图灵完备属性的智能合约,因为它证明很难保证可靠性。
当前ERC20和ERC721标准是以太坊中使用最为频繁的智能合约模板,需要着重指出的是,这两种合约都可以在没有任何图灵完备性的情况下编写。智能合约只是用于数字化的无记名票据(digital
bearer instruments)即使不具备图灵完备性,智能合约仍然听起来不错。
毕竟,谁喜欢不得不去法庭上获得本就该属于他们的东西呢?
相比普通合约,使用智能合约来实现这一点不是更容易么?例如,房地产行业不就能因为智能合约受益么?
Alice可以证明她拥有房子, Bob可以为房子付款并获得它。
没有所有权问题,机器可以快速、无需信任地执行合约,不需要法官,行政机构或产权保险。
听起来很棒,不是么?这里有两个问题。
首先,由中心化组织负责执行智能合约并不是真的不可靠。
你仍然需要信任这个中心化组织才能执行合约。
无需信任是智能合约的关键特征,因此中心化的执行机构使得只呢呢合约失去了意义。
为了让智能合约真的无需信任机制,你需要一个真正的无中心的平台。第二个问题就此引出。
在去中心的环境下,智能合约只有在数字版本与实体之间存在某种明确的联系时才能有效代替普通合约。
也就是说,只要房子的数字版本改变所有权,其实体必须改变所有权。
数字世界需要联系物质世界。 这被称为“测试准则问题”(oracle
problem)。当Alice将房子转让给Bob时,智能合约需要获知她实际上将房子转让给了Bob。
有几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它们都有相同的基本问题。
那就是有一个被信任的第三方在现实世界中验证转让行为的发生。例如,房子可以在以太坊上表现为一枚不可替代的令牌。
Alice可以通过原子交换(Atomic
Swap)将房子转移给Bob以获得一定数量的以太币。
问题在于,Bob需要相信这枚令牌实际上代表了房子。这里必须有一些测试准则确保代表房子的令牌的转让在实际上意味着该房子实际所有权的合法转让。此外,即使政府当局承认令牌实际代表房屋,那么如果令牌被盗,情况又会怎样,
这房子现在属于小偷吗? 加入令牌丢失怎么办? 房子不能再出售了吗?
代表房屋的令牌可以重新签发么?
如果可以的话,应该由谁来执行呢?在去中心化的的背景下,将数字与实物资产联系起来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无论它是水果,汽车还是房屋。
实物资产受您所处区域的政府或其他机构管辖,这意味着除了你创建的智能合约之外,他们还需要相信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意味着,智能合约中的所有权并不一定等于现实世界中对同一事物的所有权,并且会像普通合约一样面临信任问题。
需要信任第三方才能履行的智能合约也就不再具有无需信任任何人这个其最大功能(或者说优点)。即使是电子书,健康记录或电影等数字化资产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这些数字资产的“权利”最终由其他一些权威机构决定,而测试准则需要被信任。从这个角度来看,测试准则只是现实中法官的简化版本。
除了获得仅依靠机器来履行合约和简化的强制执行规则的好的,你实际要面临的复杂工作是用代码将合约所有的可能情况以及主观性和人为判断的风险全都考虑在内。
换句话说,签订一份“智能”的合约意味着你需要编写复杂的代码,同时还需要信任某个人或组织。唯一不需要测试准则的合约标的就是数字化的无记名票据。
本质上,交易双方不仅仅需要数字化的,而且合约标的必须是无记名票据。
也就是说,令牌的所有权不能在智能合约签订平台之外拥有依赖关系。
只有当智能合约的标题是数字化的无记名票据是,智能合约能在无需信任的基础上被执行。结论我非常希望智能合约可以比它目前看起来更加实用。
不幸的是,我们人类对于合约的理解包含了大量的假设和无需清楚说明的判例法。此外,事实证明,利用图灵完备性是一种破坏智能合约的简单方法,并导致各种意想不到的行为。
我们应该标记那些不具备图灵完完备性的智能合约平台,而不是有图灵完备性的那些。
DAO事件也证明了被隐隐相信和帮助解决争端的契约精神确实存在,这点超乎我们的想象。智能合约简直太容易搞砸,难以保证可靠性,很难广泛地做到无需信任、并且依赖太多外部事物使它适用于大多数场景。
智能合约唯一具有无需信任这一特点的场景是比特币这样的基于去中心化平台的数字化的无记名票据。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真正的问题是,你的“智能合约”真的有必要去中心化吗?还是它只要能够完成它的使命就足够了?其实,以中心化的方式实现合约更为高效,因为将来的“智能合约”大多数都将与现实中的东西交互。比如,一个无人驾驶汽车接你然后送你到目的地。在你和这辆无人驾驶汽车之间的“智能合约”,为何需要去中心化这个属性?它为何需要抵抗审查,为何需要被储存在全球成千上万台电脑上,并且从今往后永远持续不间断的纳入运算?这根本用不到。同样的,当你走向一个汽水贩卖机买一瓶可乐的智能合约,也用不到去中心化。若你归根结底总结起来,在底端最简单的智能合约,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去中心化的属性。我知道哪里肯定又出来个ICO给你宣传,说你和那台汽水贩卖机的智能合约需要去中心化,需要在往后的时间里不断被重复验证。他们在说谎。相反,真正需要高级别抗审查属性和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正是最近在新闻中被传遍的暗杀市场——这才是真正需要去中心化和抗审查属性的智能合约。而另一端就是类似汽水贩卖机这类的智能合约。这两端间那条界线在哪?那条为了达到抗审查的隐私性,去中心化科技带来的低效率是值得被妥协的界线在哪儿?我认为那条界线就在Augur(暗杀市场)下面一点点。”——Tone
Vays作者:Jimmy Song编译:Morpho
Hawkes、Diana近来,“智能合约”这个词,就跟“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这些词一样,被人大肆炒作。毕竟,人们都想要确定将来的情况,但目前最可依赖的手段还是司法体系。如果除了司法体系,还有之外的其他手段,那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智能合约就给人们提供了一系列承诺,包括:承诺1:以自动、去信任、公正的方式强制履行合约。承诺2:在合约制订、履行、强制执行方面,去掉了中间商。承诺3:(暗示我们可以)不要律师!我对于这种炒作很有同感。毕竟,原来我们跟别人合作都必须要信任另一方才能做事。如果把这种信任的必要去除了,那该有多方便啊?智能合约到底是神马玩意?是不是以太坊将大显身手的领域?是不是未来的必经之路?为什么有人要妨碍时代进步?本文就要看一看智能合约究竟是什么;围绕智能合约的工程界的现实又是什么样的。剧透:智能合约实现不容易,保持稳定又很难。 01 智能合约是什么?一般情况下,合约或者合同就是双方或者多方达成的一个协议,约束他们在未来做些什么事。比如,刘英可能会付给永强一笔钱,住永强的房子(也就是租金);玉田可能会承诺,小萌的汽车只要将来出了毛病,玉田都会负责修理,好处是每月都能收一笔钱(也就是汽车保险)。图片里的狗:2015年嚷嚷“区块链”,2017年嚷嚷“智能合约”智能合约跟传统合约的区别就在于,各种条件都由计算机代码评估然后执行,代码让合约变成了“去信任”的状态。所以刘英要是同意付给永强五百块,让永强三个月以后寄给她一个沙发(也就是期货沙发),就有一套计算机代码决定,这些条件是否为真。比如:刘英给永强付钱了吗?时间到三个月了吗?然后,代码就会执行,也就是通过第三方保管人发出沙发;双方都不能退出合约。智能合约的主要特征就是“去信任化的执行”。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依赖第三方执行各种条件。智能合约不依赖另外一方兑现承诺。更糟的状态,如果万一出现异常,也不依赖律师和司法系统解决问题。智能合约只是会执行那些按照代码应该及时而客观出现的结果。 02 智能合约相当傻“智能”两个字,似乎表示这些合约有一种内在的智慧;但合约实际上并没有。所谓“智能”,意思就是不需要另一方的合作也能履行协议。假如租房的房客不交房租了,智能合约并不会把房客扫地出门,而是会把房门锁上,使得房客进不来。智能合约有效的地方,在于严格执行事先约定好的结果,而不是合约本身有智慧。叫嚷:把一切都编成智能合约!!!真正的智能合约,会考虑到一切“情有可原”的场合,审视合约的基本精神。即使在最混乱的情况下,也能让裁定尽可能公平。换句话说,真正的智能合约,就好比一位十分优秀的法官。然而,我们现在说的“智能合约”其实一点也不智能。智能合约的基础是规则,遵守规则一丝不苟,不考虑任何次要因素或者“法律的精神”。再换句话说,让合约“去信任”,意味着我们决不能容忍一丁点歧义空间,于是引发了下一个问题。 03 智能合约相当难因为以太坊进行了很多中心化的推广,所以人们就产生了一个误解,以为只有以太坊才有智能合约。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从2009年比特币推出开始,就有了一套扩展性很强的智能合约语言,名叫Script语言。再追溯远一点,早在1995年,比特币推出之前,智能合约就已经存在了。比特币的智能合约语言,跟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不同在于以太坊合约具有“图灵完备”(Turing-complete)这一特性。以太坊的合约语言名叫Solidity.这种语言能够实现更加复杂的合约,坏处是合约更复杂就会更难分析。准确说来,智能合约早在比特币之前就存在了。我爱死这幅漫画了!复杂性会产生一些重要的结果。复杂合约能够适应更加复杂的情况,但要保证稳定却十分困难。即使传统合约也是越复杂就越难以强制执行,因为各种复杂因素会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带来更大的解读空间。智能合约的“稳定”意味着管理合约所能执行的一切方式,确保合约做事符合制定者的预期。漫画内容:眼镜男: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说,打算招个人负责……黑发男:等一下,这事儿不着急。咱们先把项目做起来,这个咱们以后再说。眼镜男:哎,项目差不多弄完啦!咱们得做个安全审计,好让……黑发男:不行啊!没时间了!也没钱搞!眼镜男:网站都上线十天了,还没做安全测试呢,我放心不下……黑发男:不用担心,咱们回头再说。后来……黑发男:崩了!咱们网站崩了!有人把咱们黑了!你干什么吃的?在“图灵完备”环境下,执行变得非常困难,也难以分析。让“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保持稳定,就相当于证实某计算机程序没有bug。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实在太难了,因为现实中的所有程序都有bug。考虑一下:写出智能合约,需要多年的学习,还需要通过非常严苛的考试,才能有效制作合约。这是智能合约的基本要求。而目前写合约的人却有很多菜鸟,完全不知道智能合约需要多么稳定才算合格。比特币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干脆把“图灵完备”的条件取消了。这就让合约更容易分析了一些,让程序可能出现的各种状态,更容易列举、检验了。以太坊的解决方案,则是让智能合约的作者承担责任。作者必须确保合约的执行一定符合预期。 04 智能合约其实不是合约(至少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不是)以太坊把确保智能合约稳定的责任留给了作者。这办法在理论上不错,而在实践中却会产生某些非常严重的结果,导致中心化。以太坊建立的基本理念是“代码即规则”(code
is
law)。也就是,以太坊的某个合约代表最高权限,谁也不能超越合约本身。这个理念是为了明确告知一切智能合约开发者,责任必须自负。一旦开发自己的智能合约搞砸了,某种方面可以说是自作自受。然而,“DAO攻击事件”一出,这一制度就突然完结了。DAO英文全称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意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一个在以太坊内部创造的基金会,目的在于向人们显示这个平台可以做出什么成就。用户可以在DAO中存钱,因DAO作出的投资而得到回报。决定以“众包”形式作出(碳链价值注: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型的)大众网络的做法。),是去中心化的。DAO用以太币的形式筹集了1.5亿美元,当时以太币的交易价格大约是20美元。这一切在理论上听起来都很不错,但现实中有一个问题:代码的稳定性并不好,于是有人就发现了一个漏洞,能把DAO资金全部提光。这个提光DAO资金的人,很多人叫他“黑客”。的确,“黑客”发现了漏洞,从合约里拿钱,DAO的创始人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说,叫他黑客是可以的。但是从更加广泛的意义来说,他也并不是黑客,只是利用了智能合约原有的怪异之处为自己谋利而已,跟一个聪明的注册会计师发现了税收政策漏洞而为客户省钱没有什么区别。接着,以太坊决定,代码不再是规则了,并且归还了注入DAO的所有资金。换句话说,合约作者和投资者干了蠢事,以太坊开发者决定为他们兜底了。“我年轻的时候都把时间虚度过去了,现在我想申请政府救助。”这一事件的影响,已经有许多文章记载。出现了一个叫“以太坊经典”(Ethereum
Classic)的新区块链系统,用书面形式保存了DAO,也保留了“代码即规则”制度。另外,开发者开始放弃使用以太坊的“图灵完备”特征,因为现实证明这个特征太难以稳定了。目前,以太坊中最常用的智能合约模板是ERC20和
ERC721,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两种模板都可以完全不符合“图灵完备”就写出合约。 05 智能合约仅仅适用于“数字凭证资产”即使没有了“图灵完备”,智能合约似乎也是个极好的主意。要是简简单单就能用“去信任”的方式拿到某种理应属于自己的资产,又何必专门上法庭争夺资产呢?用智能合约不是比用传统合约容易多了吗?比如,房地产应该从智能合约受益吧?刘英可以证明自己是房主,永强可以花钱买房。不必有所有权的争议,可以让机器用“去信任”的方式快速执行,也用不着法官了,也用不着官僚机构了,也用不着“产权保险”了。这该有多棒啊!现实中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智能合约只要由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执行,就不是真正“去信任”的。我们依然必须信任这个中心化机构,才能执行。“去信任”是关键特征,所以中心化的执行其实是没意义的。必须有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平台,才能让智能合约真正做到“去信任”。这就带来了第二个问题: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智能合约要发挥作用,还必须在数字版本和现实版本之间存在某种确定的联系。也就是说,房屋的数字版本一旦发生所有权变更,房屋的现实版本就必须同样发生所有权变更。数字世界必须“了解”现实世界,这就称作“预言机问题”(Oracle
problem)。(碳链价值注:预言机为数字世界里的智能合约提供关于物理世界中相对应问题的真实信息。)刘英把房子过户给永强的时候,智能合约需要知道刘英真正把房子转让给了永强。完成这个步骤有几个不同的方法,但全都有同样的基本漏洞:必须存在一个受人信任的第三方,去验证现实世界发生的事件。漫画内容:黑人:松鼠宣布投资以后,市场上一直有不少动作……黑人:好多小公司一直都在用松果币收购我们的股票。我们现在拥有的自己的股票连50%都不到了!黑人:等一下!!这些小公司的所有人都是松鼠,就是说……黑人与白人:我们让松鼠买下了!松鼠:我这间新办公室里应该有好多好多木镶板!例如,以太坊中可以用一种“非同质代币”代表这栋房子。刘英可以使用“原子化交易”(atomic
swap)(碳链价值注:又译原子交换、原子互换等,一种正在开发中的去中心化、无需第三方的新技术,允许在不同类型的数字资产之间实现无需信任的点对点交易。
)把房子过户给永强,拿到一定金额的以太币。这就是问题所在!永强需要信任代币,认为代币确实可以代表房子;这就要求存在某种预言机,确保房子代币一旦给了永强,永强就在现实中合法拥有了房子。而且,就算有一个政府权威出来保证说“这代币确实代表房子”,那如果代币让人偷了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说明这房子就归小偷了?代币丢了又该怎么办?是不是说明这房子不能在市场上出售了?还能再发一份代币吗?能发的话,由谁来发呢?只要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环境下,就存在非常棘手的问题——怎样才能把一种数字资产跟一种现实资产(水果、汽车、房子等等)联系起来呢?现实资产由我们所在地区的司法机构管辖,这意味着,资产除了信任我们创建的智能合约,还必须信任某些别的东西。所以,智能合约之下的所有权,并不一定意味着现实世界中的所有权,而且智能合约跟现实合约一样面临同样的信任问题。智能合约只要信任一个第三方,“去信任”这一主要优势就没了。哪怕数字资产(电子书、医疗档案、电影)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某人拥有这些数字资产的“权利”,最终还要让某种其他的权威和预言机来决定,而人们必须信任这种权威和预言机。从这个角度看,预言机也就是“傻子版的法官”了。我们本来想让计算机执行合约,让强制执行的过程变得简易,可是反而平添了更多的麻烦——必须考虑到主观性和人类判断的风险,把一切可能结果全都变成代码。于是,让合约“智能化”的结果,是让合约的写作更加复杂,与此同时还不得不依然信任别人。何苦呢?如果不用预言机,唯一能够做出的成就也就是“数字承载设备”(digital
bearer
instruments)了。交易双方不光必须是数字化的,而且必须是承载设备。就是说,代币的所有权,绝对不能依赖智能合约平台以外的什么东西。智能合约只有具备了数字承载设备,才能真正做到“去信任”。 06 结论我希望智能合约可以发挥比目前更大的作用。不幸的是,我们人类的传统合约总是存在大量不言自明的隐含内容和先前的判例法(case
law,按照以前司法审判的例子而形成的法律),不需要明确表达;智能合约却必须明确表达一切内容,所以二者是不通用的。而且我们还发现,应用“图灵完备”原则很容易产生严重后果,导致各种各样意料之外的行为。我们应该把现有的各个智能合约平台贴上一个标签“图灵脆弱”而不是“图灵完备”。DAO攻击事件也证明,合约存在一种“核心精神”,是大家都遵守的不成文的规矩,能够帮助解决争端,而且力量比我们意识到的还要大。智能合约太容易出事故,太难以保持稳定,太不容易做到“去信任”,而且还必须依赖很多外在因素才能发挥作用。智能合约唯一增加“去信任”程度的地方,是那些具有数字承载设备的去中心化的平台,例如比特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